• 用腔调的音乐增添家居独一无二的气质
    家伟

    杭州最有腔调的音乐节目主持人,浙江音乐调频FM96.8主持人,被称为生活在杭州人士了解“世界高品位音乐”的一扇窗。

    用腔调的音乐增添家居独一无二的气质

    熟悉的陌生人

    初见家伟,在一家咖啡馆,天蒙蒙地弥漫着雨气。牛仔衬衣,双肩包,刚下节目的他匆匆从单位赶来赴约,提前短信告知要迟到15分钟,分秒不差。落座,还没组织好语言,就已经先被他采访起来。节目中那个醇厚迷人声音,加上电波之外的亲切健谈,迅速让原本正式的采访变得随意起来。这位被称为杭城最有腔调的音乐节目主持人,有着超过13年的音乐传播历程,他的节目也被人冠以杭州人了解“世界高品味音乐”的一扇窗。家伟和陆云的结识,当然也是音乐。文二西路弥音唱片店,数年前,当逛唱片店还是很多人的业余选择的时候,两位“资深乐迷”经常出没在此。因为是熟客,两人都和老板交情不浅,一个楼上逛,一个楼下看。“老板在我们中间都相互介绍过彼此,但不知道怎么,就一直没有机会见面。”提起这段旧事,家伟笑称比电影桥段还浪漫。后来朋友间的一次聚会,终于让两位早已“熟悉”的陌生人得以照面。

    将音乐注入家居

    第一次去福邸国际的展厅参观,家伟直言震撼,很多人震撼的是产品的品质和价格,他惊叹的却是 “陆云把很多音乐的感觉注入了其中。”“展厅里每一件家具的摆设,高低起伏,颜色碰撞,你都可以清晰感觉到,像是一首音乐作品,”或许是职业习惯,家伟的描述充满音乐的品赏习惯,“有和谐、有碰撞、有倾听,也有表达,在陆云的手里,这些昂贵的家具被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。”在家伟看来,在当下中国,读得懂这些内涵的群体越来越多。福邸国际在家居行业的地位也因此变得尤为特别,“很多人要的并不仅仅是产品本身,更多的是家具里所有蕴含的独一无二的生活态度和品味。”在行动上,家伟也认同他们的这种态度与品位。这么多年来,福邸国际一直在坚持做一本《做梦》的杂志,做自己的梦,家伟专门给他们选了10首与梦想相关的歌曲,做了一张“梦音乐”的音乐CD。

    独立精神的友谊

    在这之前,家伟笑称自己从来不做“残局”,但对陆云却是个例外,“打电话来说,这次主题展的音乐还差几首找不到感觉,我就帮忙替他扫尾。”直到前段时间,他的第一张完整作品终于面世,“选了10首音乐,主要来自南美,最亮眼的当然是其中探戈的元素,“不会像大家想象当中的那么热烈,只有那么一点忽近忽远的味道在里面。”问他每次选择音乐有什么依据或逻辑之类,得到的回答只有五个字——审美的冲动。“就像现在很多人选择家具,没有说非要一个完整统一的系列,独特的混搭和表达往往能够营造出独一无二的氛围,”家伟认为,他要做的,是用音乐为它们营造尽可能多的想象空间。问起陆云对他的作品看法,家伟坚称,两人在音乐方面的交流永远保持着自己鲜明的立场。“我从不会向他推荐音乐,他也不会来问我,我们都有各自独立的音乐审美,互相认同,但绝不影响。”自我、有想法,这一点,也是家伟对陆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。除了有想法外,认识10年来,他对陆云的另一个最大的感受是极致,“天再热,陆总也永远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装,”正热烈地吃一块奶酪蛋糕的他,抹着嘴说:“我可做不到。”一个严谨追求极致,一个随性崇尚冲动,家伟和陆云的这段友谊,不也是一种混搭而成的独特品味?


    用腔调的音乐增添家居独一无二的气质
  • 不谈GDP谈感情
    陈耀光

    国内著名设计师,杭州典尚设计创意总监、董事长。主要代表作品:韩美林艺术馆、李叔同纪念馆、浙江美术馆。

    不谈GDP谈感情

    从陈耀光的凤凰山小院回来,我索要了两本杂志,一本是09 年8 月的《南方人物周刊》,一本是11 年3 月的《福布斯》。他告诉我,里面把他写得很详细了,还有租岛的那事儿,但在写我的稿子前压根儿没打算去翻一翻。这么做的目的,只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的知名设计师——窝在疲软的沙发中,两个小时在弥漫的烟幕中,对着印有夜色的玻璃,激情四溢地讲述他和“小伙伴”的十年故事。

    15楼和11楼

    朝晖路221号,中山花园,用时髦的话来说,这是杭州最早的CBD,在那个时候,早上去晚了,就得开着车,绕着大楼套圈找位置了。陈耀光和陆云,就在这里认识的,一个在15楼,一个在11楼。一起排过队等电梯,一起在电梯里前胸贴后背,然后分别在出电梯后长舒口气……这样的日子,他们俩现在都没想去算过有多久。反正,先是陆云受不了了,从中山花园一路向西,到了南都德加的某个露台,种了片竹子,郁郁葱葱,心想,“他X的,总算不用挤电梯了。”后来是陈耀光受不了了,从中山花园一路向南,到了凤凰山脚下的一片院子,杂草丛生,甚是好看,心想,“他X的,总算不用挤电梯了。”

    工作也可以是种享受

    在挤电梯的那段日子里,陆云去敲过陈耀光的门,和他谈过一个合作,虽未成行,但陈耀光对他印象深刻,“陆云是个地道的人,会分享所有的东西以及他的观点,他和我说,‘工作是一种享受’。”直到搬进了凤凰山脚的小院后,陈耀光意识到要放慢了自己的工作节奏,他开始打理起自己的院子,天南地北收些石马碑林,搬得进的垒院子里,搬不进的堆大门口,任它们和野草自然生长,春风吹又生。陈耀光这才觉得,当年陆云讲得是对的,就应该这么工作,“什么整合资源,做大做强,都是些假大空。”这两个男人从中山花园出走后,一个往西,一个往南,但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,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“去浮躁化”。也就在这十年间,陈耀光设计了李叔同纪念馆、韩美林艺术馆、浙江美术馆……异彩叠呈;陆云引进了Giorgetti、Poltrona Frau、KENZO……耳目一新。“我和他从不谈太具体的合作,不谈GDP,不讲年终产值,”陈耀光说,“但他的产品我很喜欢,我通常会用‘职业化’来形容一个人对行业的专研精神,陆云算是一个,在家具这件事情上,陆云就是一位文明的搬运者,把这么有文化的家具从意大利,从英国,从美国搬回来,他就像一位从欧美倒行来的马克·波罗,做我们设计师这行的,越是好的产品,越不吝啬表扬。”

    不谈GDP谈感情

    2009年,陆云来了两位英国客人,一位是Humphrey男爵,一位是GUINNESS啤酒的家族传人,Humphrey男爵爱收藏,喜欢中国文化,提出来想看看杭州的本地文化。于是陆云借了陈耀光的凤凰山小院,以及刚改造不久的会客厅。“连我门口的石马,他都要爬上去骑,玩疯了。”可能Humphrey男爵不知,就是这么一匹不经意的白马,陈耀光也经营了十年之久,细火慢炖,正如他身边的小伙伴陆云一样,把工作做成了一件享受的事情,才至于如此。抽完最后一根利群,陈耀光忽然说,“哎,陆云,我那个别墅,空了10年了,后年也要搞个20周年公司庆,要么你帮我总策划下?”也许,不谈GDP的小伙伴们,对话大概就是如此,剩下的,也就只有感情了。

     


    不谈GDP谈感情
  • Tony的福邸让我的看法改变很多
    袁笑雨

    绿城集团副总经理,设计总监。

    Tony的福邸让我的看法改变很多

    从一次尝试开始

    和袁笑雨的约访时间换了两次,一次三点,一次两点,但最终还是提前到了,都没正点。正如5年前袁笑雨第一次来到福邸国际,那时候还不叫这名,叫“生活至尚”,地儿也没现在这么大,也不算特别吸引人,但她就是这么来了,无约而至。袁笑雨是谁?前绿城集团设计总监,93年毕业的清华高材生。但那次来“生活至尚”,她也如一名普通的客户,看样品来的,甚至还有点心急火燎的味道。不在房产这个圈子混的人,也都知道绿城的老宋对房子要求高,只要有一丁点问题,骂是小事。新绿园的房价现在大概在4万一平米的样子,但在开盘之前,它的样板房,就被老宋骂过,骂过以后要怎么样?改。所以,袁笑雨是带着帮同事“改装救急”的任务,来到了“生活至尚”。好在当时初出茅庐的陆云没让她失望,至少老宋满意了——4年时间开一家店,也顶多算初出茅庐这个份吧。

    从一次求变说起

    在这之后,袁笑雨也给自己作了次总结,第一次用“本土配”的产品, 在此之前,绿城在硬装和软装的问题上,从来没在乎过成本,“本地配”的产品,怎么入得了袁笑雨的法眼?但遇到“生活至尚”之后,袁笑雨改变了这种看法。她给自己的第二个总结是,从深蓝广场到新绿园,样板房的资源和流程变得稳定,换句话,新绿园的思路,有点像绿城样板房的样本。总结归总结,袁笑雨还把这套理论用到了实践。2009年,她主导蓝色钱江项目,蓝色钱江有两种户型,360平米和380平米,看这户型,也能大概猜出绿城当时定位的客户群体。既然是主导这个项目,袁笑雨还是想求变一下。大家都知道,绿城的精装修,总有那么几个元素,大料石料、黑檀、厚重感——换句话,就是内啥,高端,大气……正好那年,福邸国际开始代理他们的第一个国际品牌“Baker”,在此之前,美国的富豪杂志《Robb Report》是用“家具之王”来描述这个产品的,品牌历史超过了120年。袁笑雨求变的结果,是设计了一套法式风格的样板房,并通过福邸国际的产品,使之呈现了出来,当时有媒体的评价是,“这是中国最好的样板房。”这种赞誉可以照单全收。但对袁笑雨来说,这种法式风格改变了绿城一向厚重的设计风格,重要的是,连市场都很认可,“看着就像一个家。”福邸国际的设计总监Jenny.张回忆这段往事,也很乐滋,“刚坐完月子回来,就参与了这个项目,有些客户,连餐桌上的摆件都要一模一样。”可惜,这些真的没有。但那个时候,袁笑雨对福邸的印象是,“真的能干,与时俱进了。”

    与时俱进

    这些年下来,陆云“与时俱进”的步子,还不止这么点。宾利、DUX、FENDI……外人说得出名字的,说不出名字的,不下十种,8万的餐椅,16万的床垫,也比比皆是。但这些在袁笑雨看来,“用得对产品,才是最重要,不然,不就是价格的堆砌嘛。”——言下之意,好的设计,需要好的产品来呈现;好的产品,也离不开好的设计来勾勒。正如今天一身白色套衣的她,受访之余,还吃起了10来元的打包甜品,远没有当年第一次来福邸国际的风风火火——这不就是认真生活的一种嘛,不价格堆砌,不装腔作势——当然,这也是陆云想要福邸,以及生活的一种。

     


    Tony的福邸让我的看法改变很多

留言

咨询